西部建设

列举云南省的主要水电站,包括地点,装机容量等指标

2021-11-19 19:23:18 来源:李未

  朝山水电站位于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和思茅市景东彝族自治县交界的澜沧江上,水库正常蓄水位899米,总库容9.4亿立方米,电站装机容量1350兆瓦,多年平均发电量59.31亿千瓦/时;
  云南省文山州马鹿塘水电站,位于云南省文山州境内最大的河流盘龙河上,麻栗坡县境内,电站距麻栗坡县城公路里程约36km,距文山县城公路里程约116km,距昆明公路里程约439km;
  溪洛渡水电站,位于四川省雷波县和云南省永善县相接壤的溪洛渡峡谷,下游距宜宾市河道里程 184千米,距离三峡、武汉、上海的直线距离分别为770千米、1065千米、1780千米,是一座以发电为主,兼有防洪、拦沙,改善下游河段通航条件等综合利用效益的巨型水电站。电站正常蓄水位600米,相应库容115.7亿立方米,调节库容64.6亿立方米,具有不完全年调节能力,装机容量1260万千瓦,初期多年平均发电量571.2亿千瓦时。

  对环境保护和社会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

  1 符合可持续发展战略的要求

  水电是无污染的清洁能源,开发水电可实现“能源开发利用与环境保护同步协调发展”。水电在电力工业发展中的战略地位和作用极为重要,是其它能源无法替代的。从电源开发的综合经济性来看,水电开发不受燃料及其运输价格的影响,有利于提高电力建设的综合经济性。从最大限度节约能源来看,由于水电资源的可再生性,开发得越早节约越多,因此加快水电开发,充分有效地利用水电资源,是节约不可再生的煤

  2 对保护生态环境的作用

  开发水电对保护生态环境的作用主要表现在:①减缓泥沙淤积,延长下游水电站寿命。水库有效寿命是衡量其效益的重要指标。就长江而言,在川西地区修建水电站具有十分显著的拦沙效果,能有效地延长三峡等电站的使用寿命。如拟建的溪洛渡电站水库总库容与年输沙量之比为50∶1,水库运行62年,悬沙淤积洲头将推至坝前;水库运行75年,悬沙淤积将达到相对平衡。溪洛渡年输沙量2.43亿t,约占长江三峡工程上游泥沙来量的45.9%。因此,溪洛渡水库建成后将拦截金沙江大部分泥沙,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对解决三峡电站库尾的泥沙淤积问题将发挥重要作用。②有效地减少流域内洪涝灾害带来的生态与环境破坏。修建堤防是古今中外通用的防洪措施,长江流域的堤防建设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目前长江流域有干堤约3600km、支堤约3万km,干流堤防高度一般为6~10m,最高达17m。由于堤防基础条件差,加上历史原因,堤身和堤基隐患多,无法再进一步加高,且每年汛期防护、汛后加固的任务很重。长江干流洪水峰高量大,河道泄洪能力严重不足,仅依靠堤防已难以保证防洪安全。从长远考虑,应在上游地区尤其是川西地区有计划、有步骤地建设干支流调洪水库,逐步减少分蓄洪区的压力。据测算,在长江上游预计建设的10座支流水库与三峡水库实行统一调度,即使遇到1954年那样的特大洪水,中下游分洪总量将减少约14亿m3,各地区防洪标准可进一步提高。③调控水流,提高供水量和改善水质。水电站建设一方面可减小下游丰枯水期流量变幅,提高大坝下游沿江城市的供水保证率;另一方面可增加枯水期的下泄流量,提高大坝下游河道污水的稀释比,有利于改善水质。长江上游地区,特别是川西库区天然河流水质状况良好,大部分指标符合国家地面水环境质量I类标准,仅个别指标稍有超标;工程上游人口稀少,生活污染源少,加之接近雪山水源,水体自净能力较强,预计水库蓄水后的水质变化不大,有利于提高长江干流的水体质量[2]。④提供清洁能源,减少环境污染。能源是影响地区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而水电是国际公认的一种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清洁的、可再生的能源。它不但可以代替火电、核电,而且具有调峰的优点,如多建设一个装机容量200万kW的水电站就少建一个同等规模的火电站,这样每年就可节约原煤500万t,减少排放氮氧化物4400万kg、一氧化碳115万kg、二氧化硫24万t、废渣约140万t。⑤改善气候。水电工程一般都有大型水库,水库在夏季对周边气温有降温作用,冬季有增温效用,但影响幅度及范围不大,水库蓄水后可改善干热河谷气候,有利于喜湿热植物生长,改善大气环境质量[3]。⑥有利于发展生态产业。水库可改善灌溉条件,有利于发展生态林业、生态农业、生态畜牧业、生态渔业和生态旅游业,从而繁荣库区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真正推动上游地区生态、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3 水电开发对地区经济的拉动作用

  水电资源是西部生态脆弱地区最具优先开发条件的富集资源,利用水电工程建设可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开拓财源,脱贫致富。首先,水电建设项目作为一种产业对基础设施、公共事业具有很强的拉动作用,并与当地有较强的联系效应,可与高耗能工业联动发展,有利于促进地区经济协调发展,从而带动人、财、物、信息、民族文化的发展。其次,生态脆弱地区水电资源的组合、配套好,成本低,潜力大,水电建设项目应成为具备现实比较优势和潜在比较优势的主导产业。第三,生态脆弱地区人口承载能力大,兴建水电站的移民少,易于安置,大力开发水电必将给生态脆弱地区带来最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4 水电开发可解决农牧民的能源短缺问题

  以电代柴,调整不合理的“木头财政”,有利于长江流域“天保工程”和“绿色生态屏障”的建设。长期以来,能源是制约生态脆弱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之一,由于能源短缺,生态脆弱地区长期以薪柴、秸秆、牛马粪等作为燃料,减少了土地和草原的肥力补给,降低了农作物和牧草的生产能力。因此生态脆弱地区必须走可持续发展道路,加快水电资源的开发步伐,以电代柴,解决退耕还林还草后的烧柴问题,减少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保护长江上游河源地,真正实现水资源的永续利用。

  劣势:水电开发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主要是由于兴建大坝引起的。无论是调节性能好的大型水库还是径流式发电,水电开发对生态环境的影响都是通过构筑物(大坝或其它建筑物)对河道的阻隔、水沙情势的变化、淹没与移民三个方面和工程施工而引起的。其不利影响主要有:①水库淹没与移民对环境的影响。水库淹没对生态环境影响是多方面的,主要会产生对土地资源的影响,对森林资源及陆生动植物的影响,对文物古迹、风景名胜、自然保护区、疗养区及其它重要的政治、军事、文化设施的影响,对铁路、公路的影响,对聚落环境的影响,以及移民安置造成的水土流失,发展乡镇企业安置移民带来的环境污染等。②水库雍高水位及水沙情势变化引起的环境问题及其影响。其影响主要有:水库库岸滑坡、塌坍、水库诱发地震,泥沙冲淤,地下水位升高使土地盐碱化、沼泽化等;水质的物理和化学特性变化,水温结构变化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包括水质污染对水生生物和人群健康的影响;水库径流调节对下游生态环境的影响;对回水段的影响等。③水电站大坝及其它构筑物阻隔对生态环境的影响。这些影响主要有:阻断了一些洄游性鱼类的通道,淹没鱼的产卵场,大坝的上、下游形成了不同的水生生态系统,改变了鱼类生态习性;阻碍了航运和漂木。④大坝施工对环境的影响。大坝施工带来以下主要环境问题:水电站施工开山挖洞造成尘土飞扬,粉尘对周围环境和人群健康造成不利影响;水电站施工废水排放量大,悬浮物含量较高,如果不经过处理直接排入江河会造成下游水质下降,影响城镇和居民用水质量,局部河道淤塞;水电工程施工弃渣和料场开采占用大量土地,施工结束后又未进行复垦和绿化,对地貌景观和植被破坏很大;随意弃渣,极易造成局部水土流失、河道淤塞、下游河道水位抬高等。在这些不利影响中,除不可逆转的不利因素外,一般可根据其影响性质、影响程度和后果,并结合我国国情分别采取不同的防范措施。数千年来的人类历史表明,人口的迁移与自然资源、社会经济发展的程度、谋求更好的生存环境和生活水平存在不可分离的内在联系,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然而,水库移民是在开发利用水资源过程中因兴建水库引起的数量大、有组织的人口迁移,具有非自愿性质,涉及社会、环境、资源等诸多方面。水库移民常常是水电站建设规模的制约因素,如安置不当会影响成千上万人的生产与生活,影响当地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生态环境。首先,水库移民数量大而集中;其次,移民的经济损失大;第三,移民的机遇与挑战并存。水库移民往往地处偏僻山区,基础设施缺乏,所以水电站建设在给移民带来大量社会、经济、资源损失的同时,也给移民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当然,如果不能妥善安置好移民,可能给移民带来灾难性的损失,导致次生贫困,使移民陷入“穷”与“灾”的恶性循环之中,诱发社会动荡。

热点